西北科学考察团纪念邮票

交易均价:¥3,000.00/套

设计者: ——
  • 面值: 8.88元
    齿孔度数: P13.5
  • 发行量: 12万
    版别: 影写
  • 外形规格: 125 x 88
    邮票规格: 81 x 56
  • 年代: 民国邮票
    类别: 纪念邮票
  • 题材: 其他
    志编号: 纪8
  • 整版枚数: 100(10x10)
    全套枚数: 4
  • 发行日期: Jun 3, 1932
    背胶: 无背胶
  • 印刷机构: 北平财政部印刷局
    发行机构:
  • 雕刻者:
    摄影者:

暂无价格指数

邮票价格指数

邮票故事

    于1932年6月3日发行,四角印面值,图案下面有汉文和拉丁文字对照,全套4枚同图,1分橘黄、4分橄绿、5分玫紫、1角深蓝。邮票票面采用故宫博物院所藏元代名画《平沙卓歇图》作为主图案。《平沙卓歇图》画面为北方契丹骑士于大漠中生活的情景,与驼队为伍的契丹族骑士,经大漠跋涉劳顿来到这水草丰茂之处,远处背景画恰如一派塞外荒漠寥廓的风光。 

    时光荏苒,距离这套邮票发行已70余年,所以流传至今的新票已不多,信销旧票就更少了。流传下来的贴有《西北科学考察团纪念邮票》的实寄封大都还是斯文·赫定本人寄给瑞典他妹妹阿尔玛的。

    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探险家,瑞典曾于1973年9月22日发行一套《瑞典探险家》邮票,其中一枚为《斯文·赫定和中国西北科学考察队》,画面由斯文·赫定的正面肖像及身后的驼队组成。

    备注:邮票行情,民国纪8西北科学考察团纪念邮票,全套4枚,1932.6.3(民国21年)发行,雕刻版,北平财政部印刷局印刷。
    全新品相的话,现价约2000元。

    斯文•赫定与丝绸之路


    19世纪末,德国地质学家李希霍芬将汉代张骞开辟的沟通东西的大道誉为“丝绸之路”。当时,正处于地理大发现的时代,一些西方人士纷纷来到中国进行所谓的探险考察活动,其中也包括李希霍芬的学生——斯文·赫定。

    斯文·赫定1865年出生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他从青少年时,即狂热地迷恋着探险旅游。他才华横溢,对地质、天文、气象、中亚史都有所涉猎,素描功底很深。当他沿着丝绸之路经过兰州时,看到黄河北岸,由河水冲积形成的扇形二级台地上修建有一座关帝庙,时称“武庙”或“老爷庙”,庄严宏伟,气势恢弘,就用素描的形式将殿内关羽塑像描绘了出来。在这张素描像里,我们可以看到100多年前,兰州关帝庙内关羽右手捋长髯,赤面忠勇的威武形象。

    斯文·赫定先后5次来到中国。他在中国的探险考察,共有两个大的发现,一个是1901年,他偶然间在新疆罗布泊北部地区的一个古遗址里发现了一批魏晋木简和字纸,这个遗址后来被定为楼兰遗址;另一个重大发现就是1927年由北京大学教务长徐炳昶和斯文·赫定分别担任中瑞双方团长的“西北科学考察团”在甘肃省和内蒙古境内的额济纳河两岸及内蒙古额济纳旗黑城东南的汉代边塞遗址里,发现了一万枚左右汉简。

    “西北科学考察团”是近代我国规模最大的一次中外联合科学考察活动,这是第一次以我国为主,所有采集品归中国所有,禁止将文物带到海外,从而一改清末以来外国探险家、科学家、盗宝人在我国境内畅行无阻随意发掘,大量珍贵文物流失国外的耻辱历史。

    后来由于经费短缺,斯文·赫定就建议中国邮政部门发行一套以考察为题材的纪念邮票,由考察团全部按面值购下,然后再委托各地邮局代加价发售,为考察团募款。

    《西北科学考察团纪念邮票》于1932年6月3日发行,四角印面值,图案下面有汉文和拉丁文字对照,全套4枚同图,1分橘黄、4分橄绿、5分玫紫、1角深蓝。邮票票面采用故宫博物院所藏元代名画《平沙卓歇图》作为主图案。《平沙卓歇图》画面为北方契丹骑士于大漠中生活的情景,与驼队为伍的契丹族骑士,经大漠跋涉劳顿来到这水草丰茂之处,远处背景画恰如一派塞外荒漠寥廓的风光。

    时光荏苒,距离这套邮票发行已70余年,所以流传至今的新票已不多,信销旧票就更少了。流传下来的贴有《西北科学考察团纪念邮票》的实寄封大都还是斯文·赫定本人寄给瑞典他妹妹阿尔玛的。

    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探险家,瑞典曾于1973年9月22日发行一套《瑞典探险家》邮票,其中一枚为《斯文·赫定和中国西北科学考察队》,画面由斯文·赫定的正面肖像及身后的驼队组成。

    现在进行科考,无论从装备上还是安全性上都有了一定的保障,因此,斯文·赫定进行科考所经历的千难万险,我们已很难想象。如他在《丝绸之路》一书中写道:“1月25日早晨,大家都冻得发抖。夜里的气温降到了零下19.8摄氏度,还刮着强劲的东南风……夜间,每过一刻钟,我们就能听到守夜人的吆喝声,大概一方面是要吓跑小偷和土匪。”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天气的酷寒、小偷和土匪的袭扰,都成为科考的桎梏。

    但所有这些困难,斯文·赫定都乐观地接受下来,并以优美的文笔,浪漫地记叙下来:“每到晚上,或枕清泉而宿,或伴营火而眠。夜来在铺在地上的睡袋里做美梦,早上可以呼吸新鲜空气……这广袤无垠的大地,如同大海一般,使人就像着了魔一样地迷恋着它。”

    有一幅斯文·赫定坐在旷野中的汽车上的照片,他遥望着远方,我们可以看到他坚定的眼神所折射出的执著信念。正如有学者这样评价他:“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丝绸之路热,没有他,就缺乏一个把探险引进现代社会的明确坐标。”(高羔)


返回顶部

95135

客服:09:00-18:00

邮来邮网微信公众号

邮来邮网微博

邮来邮网微信小程序

© 2011-2018 CHINAU.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邮来邮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京ICP备13000353号-1 |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1781号